最新消息:教师继续教育网提供北京市,天津市,上海市,重庆,河北,山西,辽宁,吉林,黑龙江,江苏,浙江,安徽,福建,江西,山东,河南,湖北,湖南,广东,海南,四川,贵州,云南,陕西,甘肃等教师培训代学代做。

南昌大学第一附属医院援鄂医疗队: 在风暴中心打响武汉保卫战!

教育新闻 admin 7浏览

(记者 甘甜)“我刚从隔离病房查完重症病人回来,我只能只言片语地回复你们,但此时的我已经泪流满面。”

“武汉已处于战时状态,而且是一场极其艰苦的战斗。请相信,‘敌人’一定会消灭,尽管医学同行中有的勇士已经倒下,但更多的还在冲锋!孩子们,等着我们的好消息吧!”

这是南昌大学第一附属医院援助湖北国家医疗队队长洪涛在抵达武汉第6天的凌晨写给南昌大学第一临床医学院学生回信中的两段话。

2月12日夜晚,南昌大学第一附属医院接到上级的紧急通知:组建整建制医疗队援驰武汉!半小时后,该院就完成了141名医疗队员的选拔集结,洪涛担任队长。

直到名单确定公布后,医院依然接到很多同事的短信和电话,强烈要求请战。  

洪涛,南昌大学第一附属医院分管医疗工作的副院长,是我国神经外科医学领域的著名专家。疫情刚爆发之初,他就想请战去武汉最前线,但是医院是省内的定点救治医院,抽不了身。此次才请战成功。

医院从有限的资源里,临时调配了ECMO、呼吸机、除颤仪、心电监护仪等多种急抢救医疗设备随该医疗队出征武汉。这是江西省派出的第六批援助湖北医疗队,也是江西省首次派去支援武汉的整建制国家医疗队。

从接到上级通知,到抵达武汉,不到24小时。

抵达武汉后,医疗队不敢耽误片刻,立即投入到紧张的培训等准备工作中。该医疗队进驻的武汉协和肿瘤中心,距离武汉华南海鲜市场仅仅500米。从确诊范围、感染风险以及收治的患者数量来看,如果说武汉是全国的抗疫最前线,那武汉协和肿瘤中心则实属抗疫的风暴中心。

“来之前,虽然大家都做了动员工作,也都有一定的心理准备,但来到疫情的最中心,大家还是感到很震撼,心理压力很大。”洪涛告诉记者,医疗队负责整建制接管的Z14重症病区,共有64张床位,都是重型、危重型患者,而且高龄患者较多。

第一时间进驻病区,面对完全陌生的环境等几乎没有时间去准备,所有的团队磨合与流程熟悉,全都在实战中快速适应对方医院的科室场地、信息系统、诊疗流程。

让洪涛欣慰的是,医疗队只用了2天时间,就明显融入了这个新环境,实现了所有医疗流程对接顺利畅通。

141人的队伍,因为防护需要,不能聚集,更不能慌乱。如何在最短的时间里安排好临时抽调的各科室队员在新环境里各司其职,实现各项工作的高效有序?

洪涛的秘诀是:化整为零。

抵达武汉后,洪涛第一时间将141人的队伍根据救治需要分成6个医疗组、10个护理组,并选任16位小组长,实行组长负责制;还根据队员专长设置专家组、院感控制组、对外联络组,同时制订医疗队各类突发状况应急预案,从各个方面保证所有工作的高效有序开展。

正式接管重症病区后,每天晚上,洪涛都与各小组组长召开视频会议,研讨病例、调整制订第二天的治疗方案,以及了解各组组员的身心健康情况,出现问题及时解决。

防护问题成了所有工作的前提和关键,医疗队制订了最严格的防护规定,每个队员都必须严格遵守。除了常规的穿防护服、佩戴护目镜、清洁消毒等措施,医疗队为了最大限度降低感染风险,甚至将整个驻地酒店的3层楼全都采取了隔离措施。

队员们谨记一句话:“不能给病毒任何可乘之机,我们是来保卫武汉的,决不能反过来让武汉的同行救治我们!”

事实证明,如此严格的防护措施,是明智而有效的,目前,该医疗队已经抵达武汉近半个月,所有队员身心状态良好,士气依然高涨。

集中救治如此多的重型、危重型患者,而且高龄患者及有基础疾病的患者较多的患者认为对整个医疗队的专业水平、团队配合、应急流程都是巨大的挑战。

141人的队伍里,没有畏惧、没有退缩,采取针对不同病情发展阶段的患者分层管理的方式,集中最优的医疗资源,在这场武汉保卫战中主动出击、各个击破,集中力量救治危重患者。

对此,洪涛说:“我们队对危重型患者和病时较长的患者时刻重点关注,根据每天的病例讨论研究,必要时实行治疗关口提前,现在看来,取得了较好的效果。”

该医疗队在进驻病区6天后就实现了首例患者治愈出院,是各省援助进驻该院医疗队中首位治愈出院的病例。据悉,该医疗队是进驻武汉协和肿瘤中心的所有国家医疗队里最早实现血滤救治、插管治疗的医疗队;目前该医疗队收治的危重型患者也是进驻该院的所有医疗队里数量最多的。

队员里女同志较多,除了高效做好各项救治工作,洪涛还每天关注全队人员的身心状态。从生活用品到排班调休等方面都细致保障,每有队员过生日,他都带头在微信群里送祝福,或者在队员房间门口送上简单布置的“小惊喜”。

虽然身处风暴中心,感动却无处不在。唯有一件事,时有队员“违反”,却让他常常泪目。

“每次到了换班的时间,前一班的医护人员,往往因为工作需要和极强的工作责任心,迟迟不出隔离病房,我多次通过电话催促,队员们依然常常等到自己觉得救治工作做好了才出来。”洪涛有些哽咽地说:“其实我知道,大家是想尽量节约防护服;还有,这些队员们真的都太敬业、太优秀了!对我的震撼和感动,无法用言语描述。”

转载请注明:教师继续教育网代学 » 南昌大学第一附属医院援鄂医疗队: 在风暴中心打响武汉保卫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