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小学心理教师如何更好为学生心灵护航?-教师继续教育网
最新消息:教师教育信息网提供北京市,天津市,上海市,重庆,河北,山西,辽宁,吉林,黑龙江,江苏,浙江,安徽,福建,江西,山东,河南,湖北,湖南,广东,海南,四川,贵州,云南,陕西,甘肃等教师培训信息。

中小学心理教师如何更好为学生心灵护航?

教育新闻 admin 9浏览

“真不知道怎么办了,孩子‘懒’在家里,怎么劝怎么骂都不愿意来上学。”今年9月,陕西宝鸡石油中学的心理教师刘海燕,在校园里碰见了一位为孩子办请假手续的家长。简单聊过几句,刘海燕意识到,“这孩子有非常典型的抑郁症病状”。

今年9月,国家卫健委发布《探索抑郁症防治特色服务工作方案》,要求各个高中、高等学校将抑郁症筛查纳入学生健康体检内容,设置心理辅导室和心理健康教育课程,配备心理健康教育教师等,进一步提高了学校在青少年抑郁症及时发现、及时干预方面的作用。

青少年抑郁症难早发现早治疗

抑郁症的成因纷繁复杂,既有遗传生理也有家庭关系、社会文化等致郁因素。其中,家庭关系尤其是亲子关系,是影响青少年心理健康的重要因素。

面对青少年抑郁症问题,作为孩子第一监护人的家长,应对得好吗?

“大多数家长发现孩子患病,是从孩子宣布不上学时开始的。”张进说,面对孩子的情绪变化,家长们通常缺少“警醒”和“觉察”,并不愿意承认孩子病了。

青少年抑郁症患者通常表现出的作息不规律、手机沉迷、厌学、“懒惰”等,也常常让家长感到困惑,“这么‘贪玩’‘会玩’,怎么会是抑郁症呢”。

“有些家长会认为孩子矫情、脆弱,亲子关系紧张,孩子的情绪状态更差。”西安市第七十中学心理教师李晨卉说道。

“糟糕的亲子关系可能带来糟糕的师生、生生关系,产生恶性循环,但很多家长并不知道如何改变。”在广州天河区第一小学心理教师肖冬梅看来,家长普遍认可心理健康的重要性,但是“我想,但我做不到”的知识能力缺乏、对精神疾病的耻辱感,常常让家长倾向于回避孩子的情绪问题。

“谁痛苦,谁改变。只有到了痛定思痛的时候,家长才会改变。”张进说,家长对孩子心理障碍的重视,通常是到孩子厌学、不去上课,甚至自残时,“等到家长认可、接受孩子是生病了,需要治疗的时候,可能一两年时间已经过去了。”

“心理疾病也像我们的发烧感冒一样,越早治疗效果越好,不然小病就会拖大。”刘海燕说,当孩子发展到中重度抑郁症时,需要坚持药物治疗甚至住院治疗,“大人和小孩的工作生活将被完全改变,代价太大了。”

在此次卫健委下发的《方案》中,明确要求各个高中、高等学校将抑郁症筛查纳入学生健康体检内容。虽然抑郁筛查并不同于抑郁诊断,筛查结果存在异常的学生,还需要前往医院进行专科诊断,但考虑到学生、家长在“早发现早治疗”上的不足,借助学校的筛查,被不少心理教师视为“很有意义”。

心理教师应该成为学生的陪伴者和家长的支持者

“心理教师应该成为学校心理工作的引领者、学生的陪伴者和家长的支持者。”有着5年心理教育工作经验的李晨卉如此描述心理教师的角色定位。

在中小学,心理教师往往一头牵着学校心理教育推广普及的工作,一头牵着家长教育。

现在,在西安第七十中学这所完全中学里,初中和高二的学生,每两周都会有一次心理教育课,内容涉及到自我认知、情商、人际关系等内容。每年,学校还会举办心理健康周活动,组织学生参加心理漫画、心理征文、心理剧等。

在小学阶段,心理课程没有单独的课时,肖冬梅会利用班会课等时间,为每个班每学期上满4节心理教育课。同时,她所在的学校还办起了父母大学堂,每个月定期为家长提供必要的心理学知识。“应对青少年抑郁问题,办好家长学校很重要。”肖冬梅说道。

“我们学校对师生心理健康知识普及得不错,同学们之间对心理疾病也不会有歧视或者有色眼镜。”李晨卉说,来咨询的同学能“大大方方”地进门。

专职心理教师人手紧张 职后培训有待加强

怀着“在我十几岁时,我曾期待有一位可以倾诉的心理老师”的遗憾,三年前,李晨卉从社会心理咨询师转向了学校心理教师。但在目前,在中小学做心理教师并不容易。

2017年后,初中、高中教师资格证多了心理学这一学科类别。今年受疫情影响,心理教师的重要性进一步凸显,招教考试中心理教师的名额明显增多。但是相比于其他学科,各地为中小学心理教师提供的编制数量仍不充裕。

“目前的问题是心理教师编制名额太少,大部分学校都没有专职心理老师,基本都是其他岗位的老师兼任。即便有专职的心理教师,也以聘任制为主。”李晨卉说。由于学校人手紧张等因素,进入学校后,心理教师通常还会承担行政甚至其他教学任务。

2019年,国家卫健委、中宣部、教育部等12个部门联合印发了《健康中国行动——儿童青少年心理健康行动方案》,要求各地教育要将心理健康教育内容纳入“国培计划”和地方各级教师培训计划。但对于心理教师而言,这些培训主要是针对普通教师的心理教育常识普及,并不能满足自己的需求。

为了持续学习新的咨询知识和技能,肖冬梅每年都自费进行培训。即便参加的基本都是价格更低廉的线上课程,她每年的培训开销也在大几千到一万。李晨卉说,自己没有太多的机会吸收新的知识,一直在输出,“在吃以前的老本。”

“在学校里全职做心理咨询和辅导还是比较奢侈的、做好这项工作也是比较奢侈的。”肖冬梅说道。

如何在学校为青少年抑郁症拉起完善的预警系统,让中小学心理教师成为青少年心理健康问题的护航人?答案仍在路上。

转载请注明:教师继续教育网 » 中小学心理教师如何更好为学生心灵护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