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教师教育信息网提供北京市,天津市,上海市,重庆,河北,山西,辽宁,吉林,黑龙江,江苏,浙江,安徽,福建,江西,山东,河南,湖北,湖南,广东,海南,四川,贵州,云南,陕西,甘肃等教师培训代学信息。

温水义:想念一只名叫Polly的鹦鹉

教育新闻 admin 16浏览

Polly是一只会说话的鹦鹉,它的主人是从英国来的男孩Jim,他们跟中国的李雷、韩梅梅,还有美国来的双胞胎姐妹Lucy and Lily等人一起生活在JEFC人教版初中英语教科书里,也一直留存在我们的青春记忆里,从未消逝,永不褪色。

温水义:想念一只名叫Polly的鹦鹉

我是1995年上的初中,由人民教育出版社和英国朗文出版集团有限公司合作编写的初中英语课本是我第一次接触到的外国语言。在那段青葱的岁月里,在那个大山环绕着的乡下农村学校,这本16开本双色彩印的英语课本里被乡下人称为“鸟语”的语言,似乎成了当时读书人的一个符号。那时,能张口背几首古诗词,并不算稀奇;如果能用几句“鸟语”对话,那简直就是我们学习的榜样。

每个校园里都会偷偷地流传着“李雷”与“韩梅梅”的故事,我不会是主角,我只是在旁观望的“同学甲”。在班上,穿着校服混在众多同学中就立马难辨的我,也只是班上的某个“同学乙”。然而,在校园里即使如此平凡的我,也一直对JEFC人教版初中英语教科书有着浓浓的回忆,似乎那里演绎的就是我们青春年少的故事,在时光里永不老去。

温水义:想念一只名叫Polly的鹦鹉

我念初中时的母校,虽说是一所乡下农村学校,但那些年的办学成绩很好,在县里小有名气,有许多外乡镇的学生慕名到校寄宿就读。我班上就有几个来自县城的寄读同学,其中就有一位喜欢养鸟的男同学和一对长得很可爱的双胞胎姐妹。更巧的是,这位男同学的名字叫霆俊,那对姐妹花的名字叫作爱兰和爱莉。于是,学习英语对话时,他们总是被英语老师当作Jim、Lucy、Lily。而班上长得壮实的男班长和一位漂亮的女科代表就经常被当成了李雷和韩梅梅。啊,这角色代入毫无违和感,似乎这套教材就是为我们编写的。班上的同学慢慢地都以这些课本上的名字来呼唤他们了。前阵子初中同学聚会,有人无意间提起,大家都能清晰地记得这些往事,即使时间已经过去20多年了。

更值得一提的是我们的英语老师。白白净净的英语老师姓陈,她大学时与她丈夫认识,后来随着丈夫来到了这所农村学校任教,能说一口流利的英语。在那个年代,在乡下农村,这种发音奇怪的“鸟语”很少人能听懂,包括班上那些学习成绩优秀的同学。但是陈老师的形象却深入人心,她的课堂亲切轻松,总是笑声不断。我们也亲切地称她为Miss Chen,碰见她时也不说“老师好”,而是说:“Good Morning Miss Chen”。也有同学一紧张,把陈老师叫成“Miss Gao”的。在我们的记忆里,陈老师已经是Miss Gao的化身了。啊,充满知性和时尚美的陈老师,就是校园中一道靓丽的风景线。学校大操场的围墙上,端端正正地写着邓小平同志的话语:“教育要面向现代化,面向世界,面向未来。”那时,大家似乎都觉得,陈老师所教学的英语学科,就是代表着现代化、世界和未来,所以学习英语时,我们很刻苦、很用功。

温水义:想念一只名叫Polly的鹦鹉

我的英语口语很蹩脚,在课堂上被叫到进行角色扮演的机会很少。但是这并不影响我对陈老师的好印象,也不影响我对英语的学习热情,即使我的很多单词发音靠的是汉字拼音。回到家中,我经常现学现卖地说几句英语。“What's your name?”“Nice to meet you!”等等一些简单的对话。常常有亲人听到后很是称赞地说:“了不得,了不得!能把‘鸟语’说得这么流利!”我听了很高兴,但内心也很清楚,我的英语成绩只是在合格线上徘徊。乡下人听不懂英语,更别说发音了,他以为敢开口说的,就是厉害的。这样,那只会说英语的Polly就给我留下深刻的印象——这只能说话的鹦鹉,这只能记电话号码的聪明的鸟,我要认真学好这些有用的“鸟语”,为了以后可以走向世界,走向国际化。

于是,很多个放学后的傍晚,我会跟同学们一起去逗逗霆俊养在笼子里的鸟。他带到学校宿舍的是一只浑身黑色的八哥,会学人说话,常在宿舍中叫个不停。那时学校的领导特别宽容,并没有没收他的鸟,只是让他把鸟笼挂在操场边的一个杂物房的屋檐下,每天去喂水喂食就行。这样,这只鸟似乎是霆俊的,又似乎是学校公众的。每天,总有一群人围在那里逗弄这只鸟。我们学着鹦鹉Polly跟它对话,可是这只鸟只学会了一句话,反复说着“你吃饱了吗?”常常引得我们哈哈大笑。霆俊曾吹牛说,他在县城的家里曾经养过一只鹦鹉,会说很多句话,也会说英语,后来养着养着就死掉了。这不知道真假,反正他县城的家,我们谁都没有去过。

我跟双胞胎姐妹之间似乎没有多大的交往。记忆里,她们漂亮得如同公主一般。她们的父亲是一位企业家,经营着一家挺大的公司,每次来学校时都是开着小轿车来的。在那个年代,锃亮发光的小车在乡下农村是极少见到的。他的车停在学校门口,总会有一群同学好奇地围在那里。这样,即使我跟她们是前后桌关系,但除了借东西和问问题外,我与她们之间似乎没有认真说过一句话。

班上的李雷和韩梅梅也已各自成家立业。李雷创办了自己的一家公司,韩梅梅在某个城市开了一家餐厅,经营着家乡特色菜。他们而今的生活似乎没有多少交集,私下有没有联系,我已经不知道了。李雷和韩梅梅,成了那个年代校园生活的少男少女的符号,每个人都演绎出了不同版本。当徐誉滕的《李雷和韩梅梅》的歌曲在大街小巷传唱时,又让许许多多80后生发出无限的遐思,初中时代的美好回忆又如画卷般展现在眼前。回忆往昔,我总是很惊叹人民教育出版社的编辑们还有那位专程到中国来编英语教材的L.G.Alexander先生,简简单单的校园故事情节,却让千千万万的中国学生反复沉吟传诵至今。

温水义:想念一只名叫Polly的鹦鹉

而书中那个发明了一辆能飞起来的自行车的Uncle Wang,我们自然而然地把他代入了学校看门阿伯。阿伯也姓王,勤劳善良,我们就叫他Uncle Wang。他每天会在我们上学后关了学校的铁门,然后把我们的自行车一辆一辆地摆放整齐。那些整齐划一的自行车,是校园角落里永被称赞的风景。他也有一辆自己的自行车,28寸,凤凰牌,经常擦得油光发亮。我们也总是开玩笑地问他,能不能把自行车改装成飞行自行车?他总是哈哈大笑,笑我们读书人的想法真奇特。一直以来,我们谁也没有告诉他,英语书中的Uncle Wang发明了一种叫plike“二合一”的飞行自行车,他却久而久之听懂了Uncle Wang的意思,每次这样称呼他时,他总是笑着回应我们。

温水义:想念一只名叫Polly的鹦鹉

只是霆俊的那只会说话的八哥,在某天下午被发现无缘无故地死去了。我们含着眼泪把它埋葬在学校的后山上。一位同学说要写一篇长长的祭文纪念它,后来连一个字都没写出来,结局不了了之。当歌手徐誉滕深情地唱着:“还好Polly它还活着,就像我们当年的小美好,它永远都不会老,在心底不会飞走……”我忽然发现,八哥死在了那年的校园时光里,而Polly却穿越了时空,在我们的脑海里永远不老不死。

记得最后一课Lesson 96是Liu Zhong写给他新认识的笔友的一封信。在信件内容的下方,方框里简简单单印着一句话:“Goodbye everybody,Good luck!”想到这里,我不禁热泪盈眶。这么多年来的生活淬炼,我早已读懂了人民教育出版社编辑们在编排这本英语教材时的良苦用心!

温水义:想念一只名叫Polly的鹦鹉

想念这只名叫Polly的鹦鹉,铭记那年代里永不褐色的暖暖的美好回忆……再见了,我的青葱岁月。祝你好运,我生活中遇见的每一个人。

也谨以此文祝贺人民教育出版社70周年华诞,祝愿人教社的明天更美好!

转载请注明:教师继续教育网 » 温水义:想念一只名叫Polly的鹦鹉